JNH`Mikoto

【酒茨】跳进溺娘池也洗不净的事实

这文治愈了我

吕就是鲤鱼:

#溺娘池好像也叫溺女池,说是跳进去之后能变成妹子(百度的)
#短小
#婴儿的文笔
#啊哈☆  






——


酒吞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。
最近,每当他看见茨木从他面前经过,就回不自觉的叫他陪自己喝酒。
每当茨木喝的酩酊大醉,衣冠不整的倚靠着自己睡着的时候,自己身上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开关打开了。
每当茨木身上的某个部位蹭到自己的某个部位的时候。 他会心头一紧然后猛地站起来然后逃走。


堂堂鬼王,竟会恐惧自己的手下??
酒吞不服,他要搞事。
在他迷茫之时,八百比丘尼走来,
他看着八百比丘尼。
“要干嘛?”
八百比丘尼笑了。
“呵呵~鬼王大人的烦恼真是幼稚呢~”
酒吞眉毛一皱。 啊不对酒吞没有眉毛。
酒吞眉头一皱,啧了一声。
“看来你已经知道了?”
“是的,酒吞童子先生~” 八百比丘尼笑着,


“既然知道了,就给我出个招吧。”酒吞没去看八百比丘尼的笑容,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酒,咗了一口。
“京城东边有位贤者,知识渊博,他手下的书童子乃是阴阳界之童子。”八百比丘尼算是在解释了。
“双童子曾在西洋见过了西洋之神,西方的神明里有个童子名为丘比特,你问他就是了。”
……
“你在逗我吗?”
“没有的事~”



——


最后突然脑抽的酒吞打算去看看, 他带着自己的鬼葫芦离开了晴明的阴阳寮,走出了京城,路过了大江山,才想起来。


  没问八百比丘尼西洋怎么走。
  酒吞郁闷死了,随便找了个林子就喝起就来, 自己怎么就听了那个女人的话了?找什么贤者找什么丘比特。 到底不还是自己的问题……


  “艹,不,肯定是茨木那家伙搞的鬼。”
  酒吞才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问题,一口气喝干了葫芦里的神酒,踉跄着就往回走。
  走着走着,突然走到了一池水前。
  酒吞看着一池的清水,散发着奇妙的青绿色的光芒,实在是神奇。 然后继续向前走。
  突然他一脚踩了个空,跌倒在地上,然后滚到了池子里。 噗通一声掉了进去,然后沉底了。


水不深,但酒吞还是呛了好几口水,最后狼狈的爬上了岸。 “咳咳……艹,该死的湖。嗯?”酒吞拧着自己的衣服,突然发现自己的声调变的很……娇嫩?


  恩,是很娇嫩,像个娘们。


  他站起身咳嗽了一下,怀疑是呛到的水弄的,却突然发现自己比原来沉了,胸口仿佛有什么在累赘着。


  下意识的摸了一把。


…… woc本大爷引以为傲的胸肌呢?!这两坨是什么鬼?!?!


  恩,真软啊,不愧是本大爷的奶子。


  不对这不是重点!!!!!


  酒吞,变成女的了。
  变成女的了。
  成女的了。
  女的了。
  的了。
  了。




——


  酒吞回到晴明的寮里时,八百比丘尼正在和椒图聊天,椒图听见了不熟悉的声音就向门口看去,突然红着脸尖叫了一声然后躲进了贝壳里。
  酒吞走向八百比丘尼,还没走到她面前,八百比丘尼就拿着毛巾挡住酒吞的胸。


  “胸部露出来了哦,酒吞童子……女士?”
  酒吞看着八百比丘尼的笑容,接过毛巾挡住自己的胸部,“这是怎么回事,八百比丘尼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。”


  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~但是如果不介意的话,我倒是可以为你占卜一下~”酒吞看着八百比丘尼的笑容,知道她肯定是故意的。


  “八百比丘尼,你在和谁……”突然,远处传来了浑厚的说话声。酒吞一惊,是茨木……


  “……你是谁。”茨木看见八百比丘尼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,不由得警觉起来。但是当他注意到那女人的衣着和她特殊的发色之后,愣了。


  “……挚友?”


  “啊啊茨木你来的正好,帮我把晴明叫出来,本大爷有事要问他。”酒吞见他认出了自己,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,一边对茨木说着一边伸手去拧干自己的头发,却忘记了那条毛巾。


  毛巾从酒吞的胸部上滑下来,飘落在地上。茨木瞬间觉得脑袋一晕,眼前一黑,鼻子一酸,就大步跑向晴明的房间了。


  “……茨木那家伙,是不是流鼻血了?”




 


  房间里,晴明正在帮刚刚醒来的源博雅梳头,突然房门被碰的一声打开,吓到源博雅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胸。


  晴明看着门口狼狈的,满脸血的茨木,立刻站起身,严肃的问。


  “是黑晴明?”


  茨木突然跪倒在地上,在晴明的房间里滚来滚去,一边叫一边哭。


  “woc茨木!茨木你咋了?!”晴明跑上去阻止,却被茨木球撞飞了。
  “这是中了魅妖吧。”博雅在旁边看着被茨木鬼角撞到脸的晴明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。


  “啊啊啊!吾友他!吾友他!!变成欧派星人了啊啊啊啊!!!啊啊啊啊!!!!”茨木一边滚一边呐喊着。
  “欧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”



——


  晚上,晴明和茨木两人坐在召唤室里,屋里只点了一盏灯,两人借着昏暗的灯光,对视着。


  “酒吞衣服上的水采集到了吗?”


  茨木拿出一小瓶透明的液体,递给晴明,晴明打开盖子,闻了闻。


  “是溺娘池水,酒吞应该是掉到溺娘池里了。那池水能把男人变成女人,是百年一见的东西。”


  “那……吾友一辈子都只能做女人了?”


  “不,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回男儿身了。”


  “唔,好吧。”


  “这段时间,茨木你要看好她,如果在变回男人之前,酒吞和某个男人发生了性关系的话,就一辈子只能做女人了。”


  “?性关系是啥?”


  晴明做了一个手势,茨木立刻一拍桌子站起身。


  “挚友才不会做那种事的!!!!!!”


  “哎茨木你干嘛啊啊啊!!!灯!!灯倒了!!!”



  十分钟之后,晴明的房间在海坊主和荒川等水系式神的抢救下,勉强保持了形态。


  “呃,对不起?”


  “没,没事……”晴明的脸在火和烟的熏陶下,显得比之前更黑了,甚至黑出了新高度。


  “阿爸你的脸黑出新高度了。”


  “没有,滚。”







 


    ——
  什么情况?


  酒吞一早醒来,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。
  为什么动不了呢?因为茨木那混蛋整个妖压在她身上。


  “唔嗯……挚友……由我来守护……唔……”茨木嘴里嘟囔着什么。
  “要守护就先让本大爷起来。”
  酒吞不耐烦的说,伸手去掰茨木压在自己身上的鬼手,却发现变成女人的自己完全没有力量,她要是现在和茨木打架,估计也不是他的对手吧。


  “不行!!挚友现在不能起来!也不能出去!不能接触男人!!”茨木像是在闹脾气。


  酒吞忍不住笑出声来,你自己不就是男人吗?


  “好啦,乖,松开我让我起来。”酒吞拍了拍茨木的后背,茨木仿佛动摇了一下,然后又抱紧了酒吞。


  “不行!挚友不能出……”他的鬼手仿佛压在什么柔软的东西上面了,他捏了一下,酒吞突然大喊起来。
  “草泥马的把本大爷放开!别捏本大爷的胸!!!”然后顺便给了茨木一个膝击。


  茨木连忙站起身,看着自己的挚友起身整理着衣服。


  酒吞穿上了昨天从三尾狐那里要来的女性衣服,“本大爷要出去一趟。”然后就朝着门走去,却突然被茨木从身后懒腰抱住。


  “茨木!!放开本大爷!!”酒吞怒了,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被茨木拦住去路,他报复性的抓住茨木的鬼角扯,却听到了茨木吃痛的一声轻吼。


  “唔……但是,挚友……”酒吞看不见茨木的脸,但觉得茨木的声音仿佛带了哭腔。


  “挚友要是碰了男人的话……可能一辈子都没法变回去了……”酒吞突然笑出声来,你不就是男人吗,傻子啊。


  “好啦好啦,我不去了,放开我。”酒吞无奈了,仿佛让着茨木一样的说着。


  “……挚友……”


  “?”


  “吾喜欢你……”


  ……


  酒吞仿佛是被吓到了一样的颤了一下,然后笑了。


  “茨木……”


  “?”


  “等本大爷变回去,我肯定干死你。”


  因为你太可爱了。









——
——
——




  “八百比丘尼,有什么办法能让吾友更快的变回男人吗?”


  “有啊!”


  “京城东边有位贤者,知识渊博,他手下的书童子乃是阴阳界之童子。 双童子曾在西洋见过了西洋之神,西方的神明里有个童子名为丘比特,你问他就是了。”


  “哦哦哦谢谢汝!吾去了!”


  “噗哈哈~一路顺风~”






  八百比丘尼:搞基和搞姬我都喜欢看。






  突然搞事情

评论

热度(2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