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NH`Mikoto

【狗灯】江山美人

楠楠野:

这篇真的很好吃!椅子文笔太好了qaq!
拉人入坑我特别自豪哈哈哈哈


大蟒夫人:



提前声明,世界观被我扯开太松散,所以写得很粗糙。




私设成山,有什么不恰当请在评论里告诉我。




直接描写狗灯桥段少,前面都在铺垫,其实想写得太多,硬生生把自己拉回来,所以后面剧情走向一下子变快,怪我人傻没药医。




召唤拉我进狗灯坑的米口 @楠楠野 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这风云乍惊,天下谁不人心惶惶,乱世多枭雄,这江山被几人撕咬吞吃腹中。




那日日夜夜冷着脸的大天狗占了白玉京,俊秀面孔和挺拔身姿立于云端。




面貌俊秀的小鹿男贪下一整块大陆,将最肥沃的一块土地称为苍岩林。




海中化形的水濑自然夺了海域,建块大宅称了荒川城,自然也号了荒川之主。




竟只剩了那极阴冷诡异的地下,阎魔无恼无怒,施施然带着幕僚入驻。




 




远古大战后已是几千年,四位领主逐渐退避幕后,全天下的神怪都相继择了尊主,但有一块红叶林却是无人染指,那林子的主人是由红叶化形,干脆也择了红叶作名的女子开怀大笑:“天狗固执呆板,鹿男佛口蛇心,荒川暴烈性躁,阎魔性情更是古怪,我还是守着这篇红叶林子吧。”




红叶于四位尊主不过尔尔,真正让他们忌惮的是久居林中的两位童子,酒吞和茨木。




 




或许近百年的神怪们早已不知酒吞与茨木之名,但经历远古大战的自然不会忘记这两位的名号,那是足以与四方领主相提并论的两个名字。




胆大的食发鬼曾问过阎魔,那唯一的女领主逗弄着小妖怪,神情平静道:“只是说出这两个名字,我的唇齿中都弥漫着血腥味。”




在大战结束后,酒吞与茨木两人不问世事,一同退隐。而那隐居之所,便是那红叶烟瘴林。




 




》》》




站在红叶烟瘴林子外,白狼犯了怵,对着身边的骨女说:“你说,这次有希望吗?”




清姬只是摇摇头,凤凰火叹气:“这两位大人,可不比我们那四位大人难搞定。”




 




骨女心里也暗暗发愁,一向散漫的阎魔大人竟端坐着告诉她,几日后的四方会谈,务必要请到酒吞和茨木共同出席。




至于是为什么,阎魔只简单说了四个字:




八歧封印。




 




这四个字却惊得骨女直到现在还有些心颤,而见到海陆空三位领主派出的使者,骨女更是觉得兹事体大。




凤凰火、白狼、清姬,这三位均是领主的心腹,四位也因四方事务常来往,一来二去也算得上是旧相识。




 




“八歧大蛇出世,你们也知道事态严重性了吧。”清姬抽动着蛇尾,她自己本就是蛇身,对于八歧封印松动也有所感应。




白狼捏一捏手中长弓,说着:“远古大战的起因,不就是因为八歧大蛇作乱吗?天下四分五裂也是八歧大蛇被封印后的事情了。”




骨女收起手中耍弄的骨刺,“走吧,现在请来茨木和酒吞两位大人才是正道。”




向前几步,白狼回头叫着发怔的凤凰火,凤凰火应答一声,急急赶上。




 




尚且走入枫叶林,那地上铺满的红叶似有人操纵,飞快缠上四人的身子。




清姬反应极快,高声大喊:“是荒川大人命我来求见酒吞茨木两位大人。”




凤凰火浑身绕上火焰,骨女也急急叫:“听从阎魔大人之命,求见红叶大人。”




 




红叶退散开,一红衣女子翩翩而来,足上高屐踏在叶间,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。




白狼立即收起手中长弓,向着女子行礼,“红叶大人。”




红叶撩拨长发:“那几个家伙又来让你们找那两个混蛋做什么?”




清姬福身道:“八岐大蛇将要出世,恭请两位大人一齐为天下安生出力。”




红叶笑得直不起腰,指着清姬说:“你们不会真以为,你们几个来了,那两个家伙就会出手相帮吧?”




 




“那我这身份,又值不值这两位童子大人现身相见?”




自空中传来的声音,凤凰火软了膝盖,跪地行礼:“大天狗大人。”




俊朗男子神情漠然,身后的巨大黑翅展开,缓缓降于几人眼前。




 




大天狗虚托一把,凤凰火立即移动位置站在他身后。




清姬、白狼、骨女都有些战战兢兢,忙忙行礼。




红叶啐一口,“你这家伙又弄乱了我的林子。”




大天狗指尖摩挲手中玉萧,“让他们俩出来。”




“我可找不到他们俩。”红叶摊摊手。




大天狗讥讽道:“一个食人肉饮人血的鬼女,现在居然会听从别人的号令?”




其他四位大惊失色,过去那恶名昭著的鬼女,竟然就是眼前这位美艳绝伦的女子,不由得心生几分忌惮。




而她们所要寻找的人,也在此刻出现。




 




“几百年没见,你这老狗还是这样惹人厌烦。”浓郁酒香打得白狼皱眉,清姬也掩住鼻头。




森森黑手从红叶堆中爬出,骨女的骨刺丝毫挡不住其来向。




大天狗羽翼一展,却有两个身影自虚空浮现。




 




“你用得着发这么大的火?”




“老顽童。”




眼前那两个身影逐渐化实,酒吞和茨木两人显出身形。




大天狗拢一拢衣襟,又捏紧玉箫,竟是深吸一口气,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。




“你们当初说过,不知道她在哪的。”




 




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四位下属,只是低头站在一边,鬼女红叶不再插话,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大天狗。




酒吞童子摊摊手,茨木笑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

“那盏挂在林子外头青莲灯哪来的?”大天狗袖袍鼓起,若有风自其中旋出。




“你们俩说过,至死不再相见的。”酒吞背后的葫芦缓缓散出酒气。




 




他面色一如往日平静,只是一次又一次地问着,这是凤凰火第一次见到如此执着的大天狗。




而茨木和酒吞也叽叽喳喳说了些话,但总说不出有实际意义的信息。




直到大天狗不再问话,鬼女红叶悠悠一句,“第一不可忘家国,第二不可负卿卿,家国难得卿易得,两者权衡又如何。”




一道风刃卷上红叶的身子,酒吞背后的葫芦里飞出的物什与风刃相撞,红叶闭上眼仔细嗅着:“这酒不错,待会儿给我吃一口。”




 




茨木猛地有些发怒了,“你趁早回你的白玉京去。”




“这么多年,想和老朋友见一面罢了。”大天狗敛去浑身杀气,身后羽翼也收起。




只是安静站在一旁的清姬开口道:“大天狗大人,你所说的青莲灯,是否是……”




大天狗颤颤抬头,他心尖上悬的青莲灯正悠悠挂在枫叶枝头。




“果然。”




 




白发妖魔皱眉,他恶狠狠地咒骂:“没用的女人家。”




鬼女红叶施施然走向大天狗,巧笑倩兮:“大天狗大人,请允许我带你去会见主子。”




也不顾大天狗是否答应,她已经迈开步子向枫林深处去,酒吞冷哼一声,随后抓着茨木跟上脚步。




剩四位下属面面相觑,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。




红叶娇媚的声音再度出现在她们耳畔:“四位也一并来吧,我这枫叶林到处都是死人白骨。”




 




》》》




那是一间再平凡不过的木屋子,临着湖面的窗口绕着柳寄生。




青莲灯便化作一丝灯蕊,蹿入木屋中,大开的屋门中映出青衣。




“凤凰火。”




凤凰火听着大天狗突然唤她,急急应道:“是。”




“没有我的命令,谁也不能靠近木屋。”大天狗的声音竟有些微微颤抖。




 




“阿灯。”




被大天狗的手臂和翅膀紧紧圈住,漠然的女人心中多年后再度感到怦然。




“为什么来找我。”




纤细的手陷在黑翼中,冷冷却又轻轻发话。




“阿灯,我需要你。”




 




在外的白狼低低在骨女耳边问话,茨木皱眉:“有话直说,别在我面前咬耳朵。”




骨女思忖,后开口:“冒犯,但我们想知道屋内女子身份。”




“是青行灯大人。”回答的是凤凰火,她在林外见到那盏隐于枫林内的小灯便知晓,“白玉京上也有一盏青莲灯,安在大天狗大人寝殿中。”




“这么说来,大天狗大人是为青行灯大人的吸魂之力而来?”清姬托着下巴,身下蛇尾摆动。




“不。”红叶摘下落于酒吞肩头的枫叶,“他只是为青行灯而来。”




 




“红叶已经告诉我了,酒吞和茨木也去探查过,八歧大蛇出世之日确实近了。”青行灯倒茶,将杯递去给桌子另一头的大天狗,大天狗不接过,只是讥讽般开口:“早该想到一个鬼女哪有这么大的胆子,原来是你在她上头顶着。你这几百年也长能耐了,酒吞和茨木都能为你所用。”




“红叶不过实话实说,她任性妄为惯的,有没有我都是这一般性格。酒吞和茨木不过贪我一口酒喝,顺便帮我干活而已。”青行灯轻描淡写,却轻松明了地告诉大天狗,这红叶林一直受她庇护。




青行灯坐在窗前,将青莲灯收进袖中,“你们会谈,我不便去,八歧出世,我会现身。”




 




大天狗一口一口抿茶,只听着清冷嗓音在耳中回荡。




“八歧过后,我们继续,至死不见。”




他蓦然抬头,似是怒极反笑,“阿灯,我不止是因为八歧来找你。”




青行灯把注意力从手中怪谈本重新回到他身上,听见他说:“阿灯,八歧今次出世后,再不会出世了,不过白玉京也无人看管了。”




天生情绪不外泄的青衣一瞬间掉出错愕,转瞬又漠漠然发话:“以你现在一身妖力去封印八歧,也算不得亏。”




“阿灯,由你接管白玉京。”




 




青行灯青葱手指捏紧大天狗的下颚,清朗眉眼中透出愤懑,那一杖灯又被召出,抵住大天狗的脖颈。




“不要以为自己去死了,就能把麻烦事留给我处理。”




回应她的是忽然拢紧她的翅膀和再度揽住她腰肢的长臂。




 




》》》




人人都知道,四位领主是从远古时期历经生死尚且有现在的辉煌战绩。




少部分人知道,酒吞和茨木当初杀神之名不输那四人。




而只有那六人知道,他们能全神贯注杀敌,只因有一位执灯女子静静站在他们身后。




 




远古时,八歧大蛇被封印,耗尽那六人半生神力,幸而有青行灯的吸魂之力,将六人之命堪堪保住。




六人约定划分主管领域,自此后各管各区域,不相互干涉。




荒川主性情急躁,脱口而出一句:“那阿青归于何处?”




彼时大天狗和青行灯之事早是众人心知肚明,无奈当时大天狗未发一言,而青行灯也无表示,酒吞冷笑一声,“遇上权利,已经不知选择哪一方了吗?”




何人不知,若青行灯与大天狗共同管理一处,那处实力强于他处,必然会逐渐蚕食四周,破坏环境平衡,天下太平日子又能有多久?




青行灯斜靠在灯杖上,懒懒一个瞌睡,“不劳荒川惦记,管理之事并非我所长,不必算上我。”




继而便离开,酒吞抛下一句:“大爷打了一辈子,没气力再去管这些破事,你们谁乐意谁管。”茨木哈哈大笑,旋即也离席:“还是和酒吞在一起过的日子才是人生。”




 




大天狗只让阎魔给青行灯带去一句话。




“至死不见。”




青行灯在听到阎魔的转述后,素来喜怒不形色的女人笑垮了脸。




“说得漂亮!真是一句漂亮话!”




 




青行灯怎么也不会忘在八歧封印前夜,大天狗将她兜在怀中说的一句:“第一不可忘家国,第二不可负卿卿。”




登时,她还浮出笑意,摸着他的脑袋,“说得很对,狗子也有文化了。”




“阿灯。”大天狗显然很不满意青行灯的称呼,拧拧她的手。




青行灯往他怀里缩了缩,“知道了,大天狗。”




 




她在大天狗的寝殿中落书两行:




“家国难得卿易得,两者权衡又如何”




倚着灯杖的女人,自此消失人世间。




 




》》》




八歧大蛇第八次出世,肆虐人间,生灵涂炭。




阴曹府阎魔、苍雁林鹿男、荒川城荒川三人联手与八歧大蛇相抗衡,又有青行灯吸魂之力协助三人,后有白玉京大天狗以毕生神力和天狗妖身为引封印。




大天狗陨落,




天上白玉京由青行灯接管,




八歧大蛇再无第九次出世的机会。




 




》》》




那倚着灯杖的女人出世,青行灯一名大震天下。




 




她进入他曾经的寝殿,窗边悬的青莲灯,还在悠悠飘着。




 




在遇见大天狗之前,她已有几千年未曾见过日出,她的青莲灯就是她的日光。




而大天狗抢去她的青莲灯,在她又气又恼之时,将她搂在怀中,带上最高的山顶。




她在他的怀中,在他的羽翼分开的一瞬,被太阳光线灼伤眼,却舍不得阖上眼,瞪着猩红的眼流着泪,眼神一刻也不愿从日出上离开。




“阿灯,这日出,哪是你那破灯能比得上的?”




她终于舍得回首,见到她人生中比日光更珍贵的物什。




 




》》》




又是几百年,全天下都是白玉京青行灯殿下的赞歌。




青行灯在白玉京中晃荡着,听那凤凰火问着正叽叽喳喳的童男童女。




“你们只知青行灯殿下,你们知道过去的大天狗大人吗?”




“大天狗大人?和犬神大人一样吗?”




 




》》》




“阿灯,这白玉京没有我,又是一番乱世。”




 




“狗子,现在白玉京再也不需要你了。”




【END】
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三百二十里约千槛外人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JNH`Mikoto楠楠野 转载了此文字